廿黎歌

【时渡阁】约定

一篇联文

原创,慎入

满楼视角@满楼。 负责的,虞笙视角我负责的

对这是一个系列的,我负责委托她负责故事,只是不知道下一更会是什么时候

想追的姑娘们可以搜 时渡阁 tag,虽然我并不觉得有人会追

【虞笙视角】

“我负了一个人的约。”

满楼说道。

意料之中的回答呢。我心想。

吹了吹杯中的铁观音,端起来轻啜了一口。

“所以你来是想回到那个时候履行完和那个人的约定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可是你的寿命换完就没了。”

“没关系,只要能回去,怎样都好。”

我听见她的回答,挑起眉笑了笑。

她的脸上依旧是那淡漠的神色,完全没有将死之人的样子,还是那么清秀。

“认识你也有一段时日了,还是第一次看到你为了一个约定这么拼。”

“我其实很早之前就在准备后事了,赴完那个人的约后,我也能安心去了。”

“那好吧,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呢?”

“明天。”

“明天这个时候我在这儿等你。”

满楼道了谢之后便离开了,我叹了口气,将茶具收拾了一下,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去了。

第二天很快就到了,她来的时候我正在沏茶。

她走了进来,轻车熟路地坐到我对面的竹椅上,难得的调侃了一句:“每天都那么闲,你这店居然还没倒闭,真是奇迹啊。”

还开起玩笑来了,看起来心情不错啊。我将沏好的茶给她倒了一杯,笑着说:“对啊,你没看到整个店里只有我一个人啊。你走了之后恐怕我都要上街吆喝了。”

她把杯子捧在手中,环顾了一下四周,感慨道:“你这店这么古香古色,卖了能让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吧。”

“我这店可卖不得啊,卖了的话,把店交到我手上的那个人铁定得掐死我。”

“哟,这世上还有能掐死你的人啊,这么厉害。”

就这么谈笑了一会,我将她带到一个房间内,那里面别无他物,只在正中间有一把雕满花纹的红木椅子和一个堆满书的木质书架,她坐到上面,闭上眼,渐渐睡了过去。

我倚在门上,看了一会,摇了摇头,随意地在书架上拿了一本书,就到旁边翻了起来。

待她醒来已是半个时辰以后了。

我看书看的心不在焉的,见她醒了,把书合上放回书架,问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满楼满脸倦容,嘴唇泛白,咳嗽了几声,看起来虚弱至极。

她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,脸上却带着几分满足与安详。

“还不错,至少见了她最后一面。”

我扶她走到外面,倒了一杯热水,递给她,道:“你活不过三天了,需要我带你回去吗?”

“不用这么快回去,你想听听关于那个约定的故事吗?”

“洗耳恭听。”

【满楼视角】 

她叫鹤瞳。

我们是很好的朋友。

或者说,曾经是。

我们住在同一间宿舍,坐在同一张课桌,后来干脆睡在同一张床上。

她做事干净利落,性格率真,敢做敢当,而我则过于安静,有一点懦弱,几乎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就是这么截然不同的两个人,成了最要好的朋友。

直到她要走的前一天晚上,窗外是淋淋漓漓的大雨,我和她相对无言,静静地收拾东西。

忽然她停下了手里的事,很认真地问我是否明天会去送她,我自觉心里一阵心酸,但还是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。

“拉勾哦。”

“嗯,一百年 ,不许变。”

熄灯后,她一如既往的躺在我旁边,伸手紧紧将我搂住。

“满楼......我喜欢你......”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“我说的......不是那种喜欢。”鹤瞳的手慢慢往下摸索,我意识到了她所说的“喜欢”的意思,感觉到一点的恶心和不适应,猛推了她一把,跑到另一张空床上蒙着被子假装睡熟了。

“对不起。”昏昏沉沉地快要睡过去的时候,听到鹤瞳略带着沙哑的声音。

我有一种想要起身抱着她的冲动,可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她的话和动作。

同性...恋...吗......

第二天醒来时已日上三竿,手机里静静躺着三条短信和十多个未接来电。

“07:06鹤瞳

满楼,我要走了。”

“07:42鹤瞳

你还是没能来,我不怪你。

只是想亲口说一声对不起。

现在只能由手机代劳了。”

“07:58鹤瞳

我走了。”

现在已经是九点多了。

我抹掉眼角的泪痕,心不在焉地去吃早餐。

也许等她回来的时候,我该和她说清楚。

说清楚什么呢?想到这我又愣住了,告诉她自己不接受同性恋?可明明对她也有那种模模糊糊的感觉。

告诉她自己也喜欢她吗?

看到那则新闻的时候,我才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她所乘坐的那个航班,由于飞机故障而坠毁了......

无一生还。

五年了,当时的绝望还迟迟萦绕在我心头最柔软的地方,像一根利刺一般不断地折磨着我。

现在我坐在一家专卖时间,声称能回到过去的店里。

店主是一个名为虞笙的年轻女子,穿着民国时期的墨色旗袍,挽起及腰的长发插了一根镶了翡翠的银簪。

她确实没有骗人,我用尽余生的寿命换来了完成约定的半个时辰的时光。

并不亏。

她一再叮嘱我不可改变过去,可当我看到鹤瞳熟悉得令我心疼的明朗笑容时,我还是忍不住想把她留下。

“如果我说我也喜欢你,而且是那种的喜欢。”我定定地看着她明媚的双眸,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你愿意留下来吗。为了我。”

可她还是拒绝了。

“对不起.....虽然不能告诉你是什么事,不过我一定还会回来的,一定!”

果然......我是无法改变过去的。

如今的我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。

我没有回到遥远的家乡,而是只身去了鹤瞳当初要去的地方。

一个偏远的小山庄。

这里除了成片的黄土,还有一棵棵珍贵的药材。。

我忽然想起曾和她提起过自己身体虚弱,需要一种珍贵的草药来缓解病情。

原来,她是为了这个吗?

我跌坐在大片的草药中,眼前一黑,再睁眼时地上已经遍布黑血。。

“我要去找你了,鹤瞳。。”

我也喜欢你啊,鹤瞳。

评论
热度(7)
  1. 我是楼呀廿黎歌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首次联文quq

廿黎歌

© 廿黎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