廿黎歌

【刘卢】惊讶与惊喜

看空间看到的梗……然后放飞自我变成了这样。

文不扣题,别有太大期待。(我该怎么说这完全没有主题)

一个小短篇我卡了三天。

文档没了算什么,我无所畏惧,哼。【说完哭了起来】

祝食用愉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诶,能让小别前辈惊讶的事吗?”卢瀚文咬着吸管,小口小口地啜着温热的红豆奶茶。

高英杰点了点头,继续说:“小别哥当上副队长这几年来,越来越老成了……今天听队里几个后辈在谈,突然有点疑惑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卢瀚文搅着杯中的红豆,若有所思。


“虽然说比赛已经结束了,可这人还没走呢,你这么明目张胆地跑过来不担心媒体又编出一个‘蓝雨未来不畏强敌,直奔微草强势宣战’?”刘小别对着主持人刚说完结束就迅速跑过来的小男友有点无奈,然后就想到卢瀚文刚出道不久,某次和他们打比赛的时候,观众刚开始离席,他好像也是一脸无奈地看着还没到他肩膀高的小鬼,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避嫌的少年就这么急哄哄地跑过来,睁着清澈的眼睛看着他,毫不掩盖地说道:“小别前辈!我们有时间再pk!”

其实刘小别觉得他声音其实也没有多大,只是刚好有还没来得及切掉的摄像机在对着他们,又刚好有一个记者耳尖听到了而已,然后第二天就变成了:蓝雨未来不畏强敌,直奔微草强势宣战。

刘小别想到这里,就忍不住低头笑了几声。

卢瀚文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个,翻着白眼:“那些记者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,他们要是知道我和你还一起出去撸串,一定会把我们写成约架的。”

刘小别忍住笑,拍了拍他的肩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我相信之后这样的新闻一定少不了,要习惯啊。”

卢瀚文还想争辩些什么,就被刘小别一句“吃夜宵吗”给折服了,屁颠屁颠地跟着刘小别走了。

微草的几个老队员满脸的“我就知道”,波澜不惊地勾肩搭背去吃夜宵,留下一堆小辈在目瞪口呆。


“前辈你这几年真的越来越淡定了,做什么事情好像都游刃有余呢。”卢瀚文晃着还没吃完的烤串,随口提起,“微草的小辈们都这么讨论。”

刘小别轻轻抓着他的手腕,头伸过去咬了一口肉,漫不经心地嚼着:“有吗?可能是因为做久了习惯了吧,而且你现在这队长的职务做也不挺顺手的?”

两人撸完串,因为酒店和那个烧烤摊子也不远,刘小别就顺路送卢瀚文回酒店,夜已经深了,路上孤零零几盏路灯,亮橘色的灯光照在他们身上好像变柔和了,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。

“英杰说,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你惊讶的事了呢,”卢瀚文把最后一块肉吞进肚子里,随手把棍子丢进旁边的垃圾桶,继续说,“我也觉得你越来越成熟了……”

刘小别调笑:“哦?那卢队是不中意我这款的?喜欢青春稚嫩的小鲜肉?”

“我觉得你比较喜欢这款的,不然也不会对我这个未成年下手。”卢瀚文这几年好歹也是学了些套路,面对前辈的调侃面不改色地反调侃回去。

“都几岁了都未成年,你除了脸嫩点还有哪里未成年啊瀚文同志。”刘小别盯着卢瀚文上看下看,然后摇了摇头,“我觉得你可能学会了面不改色地不要脸。”

“小别前辈!”卢瀚文鼓着脸,愤愤道,“都是跟你学的!”

刘小别心满意足地get到一只生气的后辈,笑着搂过他的肩,放软语气:“好好好,我教的我教的,”想了想又补上一句,“反正都是我的,我不嫌弃。”

“你嫌弃也退货不了。”卢瀚文扭过头,语气里带了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欣喜,“就算你退货我也会赖着你。”


就这么一路磨叽到了酒店门口,卢瀚文刚走进门,刘小别像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他,看着自家对象疑惑的目光,他握住他的手,低头轻轻在卢瀚文唇上轻轻落下一吻。

然后成功看到他从茫然变成惊讶最后脸上红了大半。

刘小别稍微理了理他微乱的发顶,说道:“我不知道能使我惊讶的是什么……不过我知道,能让我感到惊喜的,一定是你。”

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老夫的少女心……

我该怎么解释这真的有一千多……【跪】

其实前面一大堆铺垫都只是为了最后那个吻。【顶锅盖逃】

好了我可以放心去面对期中考成绩的疾风暴雨了。

下个星期家长会,你们可能看不到我了。【安详】

感谢你看到这里。

评论
热度(41)

廿黎歌

© 廿黎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