廿黎歌

【刘卢】无题

古风paro

双向暗恋梗爱好者

想不出题目 葛优躺

【一】

卢瀚文和刘小别的第一次见面,是在宫中。

那日卢瀚文父亲来宫中参加太后的寿宴,年轻的小世子在一旁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。无意间,看见一个神情淡漠的少年。

这一眼,便误了一生。

【二】

听旁人说,那是新晋的状元郎,剑眉星目,气度不凡,学识渊博,很是得圣上的欢心,封了官后经常被圣上召见。

卢瀚文心中暗叹,没想到这个少年看上去没比自己大多少,竟然是长辈口中那个将来必定大有作为的状元?

【三】

知道刘小别被分到父亲的封地上为官一年,是在寿宴过后三个月。

此后静不下来的世子有事没事就到刘小别的府邸上拜访,刘小别虽然不是自来熟的个性,但卢瀚文是。

二人慢慢的熟了起来,并且发现他们对许多问题有相同的看法,意外地很合得来,经常在一起讨论诗词歌赋和民间轶事。

当然是卢瀚文滔滔不绝地说着,刘小别在旁附和几句。二人对一些问题的见解并不是完全相同,时常争辩地忘了时间。

在知道了刘小别会剑之后便更加频繁地过来找他对决了。

【四】

情愫便是在那个时候生出的。

刘小别的追求者可以绕帝都三圈。卢瀚文的侍女如是说道。

卢瀚文托着腮帮子望着刘小别出神地想着,提笔写字的刘小别落下最后一画后,正想让卢瀚文看一下,结果刚抬起头就发现卢瀚文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自己,吓得差点把笔扔他脸上。

“你中邪了啊这么看着我?有事说出来呗我又不会嘲笑你。”

“没事啦……对了你的任期是到下个星期?”

这话题转的真生硬。刘小别无奈地想到。“对啊,这么说起来我俩相识也快一年了吧?”

“嗯……”能相处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星期了……卢瀚文失落地想到。

【五】

之后那几天卢瀚文一直没有去找过刘小别,刘小别虽心存疑虑,但公务繁忙实在抽不开身,心中打算等离开的前一天再去找他喝一杯。

卢瀚文这几日在家中一直盘算着怎么跟刘小别挑明这件事,想了许久还是没有一个定论,最后再三思虑,决定等他离开前一晚再去说,这样他就算拒绝了也不会尴尬太久。

【六】

“世子,刘大人找你。”

卢瀚文正打算去找刘小别,没想到他先了一步。

到底要怎么说呢……卢瀚文叹了一口气,整了整衣领,转身出门。

卢瀚文和刘小别坐在石桌旁,相对无言。

刘小别给自己和卢瀚文各倒了一杯酒,抿了一口,道:“我明天就要走了,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?”

“其实吧,还真有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卢瀚文盯着刘小别看了一会,赌气似的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,“先喝吧,过会告诉你。”

酒过三巡,卢瀚文已经有点微醺了,刘小别挑了一筷子下酒菜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到底什么事啊,神神秘秘的。”

卢瀚文现在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,脑子迷迷糊糊的,摇了摇脑袋,又灌下去一杯。

“你真的想知道吗?”

“不会是你去行侠仗义留的是我的名字吧?”刘小别半开玩笑地说道。

卢瀚文猛地站起身来,双手按着刘小别的肩膀,认真地说道:

“刘小别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【七】

第二日早晨,刘小别将行囊放到车上,回望了一下,卢瀚文没来。

这家伙,说完就倒下去了,自己还没回答他呢,他不会以为自己拒绝了吧……

被随行的小厮催了一下,刘小别上了马车,消失在了马车扬起的沙尘中。

卢瀚文缩在被窝里,咬着唇想着昨天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,自己说了之后……没意识了啊。卢瀚文苦恼地想到。

罢了,反正也见不到了。

【八】

又过去了三个月,卢瀚文正在桌前平心静气地练字,侍女在门口敲了敲门,道:“世子,刘大人找你。”

 

心中乱了一下,硬生生把一个横写的超出了宣纸,强压下心中的震惊,故作平静地说: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卢瀚文走到大厅,发现刘小别坐在椅子上抿着茶,见到他来,解释道:“我请求皇上把我派到这儿来继续上任,怎么,看到我很意外吗?”“的确挺意外的,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。”
“喂喂,别说的好像我死了一样。”

刘小别看着他,笑着说:“那天你说完之后就睡着了,我还没给你答复,第二天你也没来送我,所以,我现在要给你一个正式的回答。”

“我也喜欢你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听烟花易冷的脑洞……

本来想写民国背景的虐

算了看情况吧

评论(4)
热度(15)

廿黎歌

© 廿黎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